收藏本站手机客户端

乐活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创建乐活账号
乐活社区 首页 国内新闻 南京新闻 查看内容

订单增多 高温下,金陵船厂工人挥汗如雨赶工期

2018-7-12 09:27| 发布者: 管管| 查看: 8337| 评论: 0|原作者: 管管

摘要:   电焊工正在焊接船尾柱。本报记者许琴摄   张剑龙正在给公交车车身打磨腻子。本报通讯员童雯倩本报记者葛妍摄   这样的高温天,造船厂的甲板上有多热?据说可以煎荷包蛋。昨天上午10点多,记者来到城北长江 ...
  1531351776339.jpg
电焊工正在焊接船尾柱。本报记者许琴摄

  张剑龙正在给公交车车身打磨腻子。本报通讯员童雯倩本报记者葛妍摄

  这样的高温天,造船厂的甲板上有多热?据说可以煎荷包蛋。昨天上午10点多,记者来到城北长江边上的金陵船厂,登上一艘建造中的8.2万吨散货船,近距离感受了造船工人战高温的辛苦。

  江边的生产区塔吊林立、机器轰鸣。船厂生产部负责人宗钧指着一艘巨轮告诉记者,这艘8.2万吨的散货船有220米长,32米宽,高度也有30多米。目前还在岸上施工,本月16日将下水施工。记者跟随宗钧,从船身旁边的脚手钢架梯子爬往甲板,30多米高的梯子,没有遮挡,登到半空往下望去,不由双腿发软,只能紧紧地抓住旁边的钢管,却发现钢管晒得十分烫手。宗钧说:“甲板总高度相当于七八层楼高,大家每天爬上爬下都习惯了。”

  终于登上甲板。烈日直射下,灰色的甲板上热浪滚滚,脚底好像踏上了烧烤架,汗水在脸颊和身上恣意流淌。甲板上放着大大小小的管子、钢板等材料,10多名工人正挥汗如雨,忙着焊接、打磨、安装……铜工王维行蹲在甲板边,正在安装管道。王维行戴着安全帽,脚上穿着劳保鞋,衣服的背部、胸口处全部湿透粘在身上。王维行告诉记者,他今年37岁,在船厂工作了15年,一直干铜工。一年四季,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甲板上干活。“甲板上的温度有多高,没来过的人不知道。前几天有人带着一个鸡蛋上来,打在甲板上,立即冒泡,不一会就熟了。大家说甲板上就像‘铁板烧’。”王维行说,他安装的这些管子被晒得烫手,即使戴着厚厚的手套,握上去还是能感觉到热度。

  走下甲板,记者来到其中一个船舱。“嗞、嗞、嗞……”小小的船舱内火花四射,两名电焊工正手拿焊罩,全神贯注地焊接。电焊工周玉虎拿下焊罩,停下来和记者聊起来。“这里面很热,你们不要待在这,电焊烧起来,这里至少有50℃,比蒸桑拿还要热。”周玉虎告诉记者,他热得受不了时,就跑到其他船舱去,一些有条件的船舱,会有冷风机。记者注意到,这样的天气,周玉虎竟然穿着两件上衣。面对记者的疑问,他说,里面这件衬衫是棉的,穿上用来吸汗;外面这层厚厚的帆布工作服,是防止电焊火花烫伤皮肤。他工作的场所除了船舱,还有很多地方,比如甲板上、吊机上、脚手架上。大家宁可在烈日下焊接,也不喜欢闷在船舱里。因为电焊工最苦,所以他们每个月除了正常的工资,还有电焊工补贴。

  在船舱待了10分钟左右,记者觉得又热又闷,异常难受。从船上走下来,不远处有一个小凉棚,里面放着水、冰镇饮料、药箱等物品,几名工人正在喝水休息。一名工人告诉记者,这种高温天,他们一般干1个小时左右就下来歇会,再接着干。据了解,为了保障工人的健康,船厂推出了一系列防暑降温措施。比如,推出错时上班制,在户外工作的工人,避开中午11点到下午2点这段高温时段作业。

  宗钧告诉记者,越是盛夏季节,生产工人越是忙碌,因为计划中的订单都要在11月份前全部下水施工,到了冬季浅水期,船就无法下水。而今年的订单比往年都要多,已陆续接到丹麦、意大利、德国及国内船东订单18艘,目前的生产任务已经排到了明年,在手货物滚装船订单是全球第一。

  据介绍,近几年,金陵船厂调整产品结构,推进转型升级,以高附加值、高技术含量的特种船为主打产品,做优做特,摆脱同质化竞争。在这样的思路指引下,企业形成了以深耕滚装船建造市场为特色的品牌优势,成为国内交付滚装船最多的厂家,仍保持百分之百按期交船的良好纪录。

  南京日报记者许琴

  通讯员李文宝曹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小黑屋|无图版|手机版|南京论坛 ( 苏ICP备17005115号 苏B2-20100207

GMT+8, 2018-9-19 20:34 , Processed in 0.446360 second(s), 18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